浏览:522 22期本期关注《走进浙江自然博物馆的精微艺术展》

22期 本期关注

走进浙江自然博物馆的精微艺术展

文/毛雪君 吴优 图/李浩
   近几年,玉石雕刻行业告别了快速发展时代,行业回归理性,市场优胜劣汰的大洗牌时代已经来临。玉雕,虽是中国传统文化精粹,但也逃不过市场规律的指挥棒,去产能、推精华成为大趋势。那么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玉雕作品如何推广?办展览无疑是一条出路。目前,大大小小、参差不齐的玉雕展几乎每个月都在全国各地上演着,但真正能展现玉雕艺术美,使玉雕被更多民众所钟爱的成功的展览少之又少。本期话题让我们走进一场玉石微雕艺术展去看一看吧。
    精微雕刻在中国的历史可追溯至史前玉器,其上的微雕应是中国最早的微雕形态。随着社会进步,工具改进,艺术发展,历经六千多年的雕琢,现当代的微雕艺术有了更丰厚深远的艺术内涵和独树一帜的艺术魅力,在象牙、毛发、金银、四大名石等传统载体之上,演绎出和田玉、翡翠、水晶、玛瑙、琥珀、纸张、瓷器等丰富的多材质微雕,系统发展出微书、微画、微刻、微雕等更为精细的艺术形式,使这一艺术品种焕发崭新的光彩。
    一刻千金,方寸乾坤。精微雕刻艺术作为中华文化的瑰宝,是刀法与笔意的统一,是科技与工艺的结合,是文化与艺术的交融。刀随意念转,游刃纵横,在方寸,甚至毫厘之间,艺术的创作与巧夺天工的技艺达成了完美的默契。李浩,第四届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首届浙江省玉石雕刻大师、浙江省精微艺术研究会会长,在多元材质和多元艺术形式的探索中独树一帜,创造并丰富了独具魅力的当代微雕艺术。
    《一刻千金——李浩精微雕刻艺术作品展》共展出了李浩大师的精微艺术作品共136件,展品主题多样,包括山水人物、诗词歌赋等,包罗万象;形式多样,除传统印章、笔墨纸砚等文房清玩外,兼备玉石摆件、手把件、挂件、珠宝首饰、生活用具等,雅俗共赏;材质多元,从六大玉石、四大印章石到琥珀、发丝及宣纸,琳琅满目。

李浩及参展者

    展览特色1:场地——博物馆与展览共赢
    展览年年有、处处有,但将玉石雕刻作品展搬进博物馆的却是少数。笔者观察发现,博物馆人流量大,因为展览免费,会主动走进《一刻千金》展览的人众多,从老人到孩子,受众面甚广。笔者随机采访了数名参观者,他们不约而同的反应该展档次较高,作品丰富,艺术表现形式精彩纷呈,含有不少关于玉石和微雕的文化和知识,观展后受益匪浅。
把展览放在博物馆里如何实现双方共赢?笔者采访了李浩大师,他说:“这个问题归根结底是如何把文化产品做大做深的问题。从博物馆层面说,博物馆的藏品都是不可复制的,再做第二个一模一样的都不可能。博物馆的矿标虽然不能搬回家,但是在博物馆展览中看到的玉石雕刻作品可以带回去收藏。我们中国的玉石文化博大精深,但现在真正了解玉石、玩得起玉石的却是少数富人和中产阶级者。我们作为玉石雕刻工作者,作为微雕艺术爱好者,希望让更多人感受到这种中国传统文化的艺术魅力。我们也是从这个点出发思考做展览的。把展览设立在博物馆里面,可以让更多人通过博物馆这个免费开放的、大众化的平台去观赏玉石、了解精微艺术,这也是一种共赢。”
    “本次展览介绍了六大玉石及常见矿物原石的相关专业知识,包含了和田玉的籽料鉴别,翡翠色种地的差异,四大印章石的颜色成因,展现从粗犷原石到精微艺术品的蜕变过程,科普珠宝玉石的鉴别方式及优劣品质,向观众传达以专业角度欣赏玉石雕件的美学艺术,提高观众鉴赏品味及艺术修养,让岩石矿物馆藏活起来。”在采访浙江自然博物馆经营管理部副主任吴优时,她如是说。
    的确,笔者在参观该展后发现,博物馆里每天的人流量很大,但很多老百姓去自然博物馆看矿石标本,只是把它们单纯的当作科普材料来看,更有甚者就觉得这些矿标无非是各种石头罢了,但在精微艺术展上,刻意把雕刻精美的工艺美术作品摆在旁边,效果就不一样了,很多人观看后不禁赞叹,原来其貌不扬的矿石也能在砥砺琢磨后蜕变成如此精美的艺术品,呈现出这么吸引人的状态。在某个层面上来说,在博物馆里办玉石雕刻展,一方面普及了玉石微刻的艺术价值,另一方面也提升了博物馆馆藏矿标的文化价值。

展览现场


和田白玉夫妻和扣牌微刻《心经》


四大名石组章微刻《桃花源记》等

    展览特色2:文化——这是一场饱含匠心的雕刻展
    微雕——小中见大,雕刻虽小,但要体现出深厚的文化功底。艺在微,意在精,刀随意念转,技艺精深,透露出自然造物不可言说的鬼斧神工,洋溢着中华艺术卓越的神韵风采。精微雕刻在中国的历史可追溯至史前玉器,其上的微雕应是中国最早的微雕形态。纵览《一刻千金》微雕精品展,其最大的感受是“这是一场饱含匠心”的玉石雕刻展览。从原石矿标到雕刻作品,从配套文化元素到现场解说,每一个细节都透露着深厚的文化素养。
    “我们搞的是精微艺术的玉石雕刻,所以我们追述到玉石的源头就是自然矿石。在策展时,我们首先向大众展示的是六大玉石的天然矿标,也就是玉雕作品最原始最粗犷的状态。然后,我们再紧接着展示经过手工艺加工即雕刻技艺影响后的玉石雕刻作品。最后,我们在布展时在每一件雕刻作品周围添加一些帮助观众理解该作品所要表达的深层内涵的文化元素,比如用贴合主题的古诗词、书法、中国画等形式来作为作品简介,赋予玉石雕刻作品传统文化的内涵,使它真正成为一件‘工艺美术作品’。这也是我们所设想的布展三步走:‘原始矿标——精美的手工艺展示——富有文化价值的工艺美术作品’。”在解说布展思路时,李浩大师解说道。
     笔者参观后感触颇多,目前很多玉石雕刻精品展展出的作品都美轮美奂令人惊叹,但很多作品都没有配上作品介绍,观众还要去揣测作者雕刻的是什么东西,想要表达什么理念,而文化类的作品向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玉雕作品又有很大一部分是抽象的艺术,观众误解或者根本不理解是常态。如果观众只是单纯的惊艳材质、惊叹工艺,那么在思想上难以与作者产生深层次的共鸣,这是比较可惜的。而本次精微艺术展在作品配图的文化底蕴上下足了功夫,将古诗、古文、白话文、史诗、史记搬到展览中去,用古典的语言来解说雕刻作品所要传达的理念,亦或是用佛教的语言来阐释、解说描述佛教文化的作品,给人以贴切、雅致之感。这样的“工艺美术作品”是一套系列展示,展现的不光是材质和雕刻技术,更是雕刻展的文化修养和思想境界。
    比如这件《战国矛》,其材质为和田糖玉,它本身颜色就像矛的颜色,作者抓住玉石的这一特点俏色巧雕,把矛的原状复制出来。再在雕刻作品旁边摆上老子的《非战篇》,表达作者企盼和平不要有战争,希冀化干戈为玉帛的美好愿景。这就是工艺美术和玉雕特点相结合,形成一个完整的创作的故事。而博物馆里本身就收藏着考古挖掘出来的矛,是古代战争时使用的真实的矛。观众在对比参观两者后,不仅会赞叹作者的鬼斧神工,更会理解作者的用心良苦。

和田籽料仿战国矛微刻《老子非战篇》


和田玉对章微刻《桃花源记》、《兰亭序》

    展览特色3:雕刻展卖——博物馆文创产品的延伸
    此次展览也是浙江自然博物馆发展文化创意产品的一次尝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4月27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推动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的措施,提升社会文明水平和国家软实力。浙江自然博物馆在确保公益目标、保护好国家文物、做强主业的前提下,依托馆藏资源,采取合作、授权、独立开发等方式开发文化创意产品。微雕技艺将自然资源、工艺美术、创意设计跨界融合,助推浙江自然博物馆文创产品研发,既延伸拓展博物馆文化传播功能,又增强博物馆自身造血功能和生存发展能力。

    比如此次展览上展出的昌化石雕,很多人对昌化石并不了解,但他们对印石文化却耳濡目染,西泠印社闻名遐迩。关于印石文化的课文已经走进小学课外阅读了,印石甚至被当做国礼走向世界。李浩大师巧妙地将昌化石和印石文化结合起来,充分挖掘其工艺美术价值,把不可复制的博物馆藏品延伸发展为博物馆文创产品,让喜欢的民众可以带回家收藏,让众多普通老百姓也能享受到高端的工艺美术。


翡翠挂件微刻《易经》

    据悉,2016年4月29日上午,国家文化部副部长项兆伦在浙江省副省长郑继伟和浙江省文化厅厅长金兴盛的陪同下,观看第11届中国(义乌)文化产品交易会浙江自然博物馆展区,观赏了玉石微雕微刻技艺类产品,借用放大镜仔细欣赏玛瑙琵琶琴微刻和瓷骨雕刻微画山水,认为在直径在2毫米的琴弦上微刻文字颇具技艺。浙江自然博物馆微雕文创产品两次获得中国(义乌)文化产品交易会工艺美术银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