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711 20期 封面故事 仙都丹玉与陶渊明

20期 封面故事
仙都丹玉与陶渊明
文/金惠萍 图/李朝阳 浙江省玉石鉴赏师
林镇作《采菊东蓠下》仙都丹玉

作品《采菊东篱下》,材质色彩浓郁、肉质细腻纯净。陶渊明信步野外,俯身闻香,夸张的体态、细致入微的表情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典故传神地再现。尤其是底部的几枝篱笆、热闹的小野菊,更使自然无忧的世外桃源生活得到生动的表现。

作者林镇,1985年出生于福建省连江县,2003年毕业于福建工艺美术学院。早期随家兄林劭川、林霖铃学习寿山石雕刻艺术,不断提升艺术雕刻的涵养,坚持在求精创意中发展。作品广受好评。现主要雕刻黄龙玉,擅长圆雕、透雕、高浮雕、善于因材施艺,因色取巧,常用虚实结合,实与虚对比强烈,而又衔接自然,自实入虚,自虚而实,意味深远。
林镇此作,传递出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却为路边野菊深躬闻香的强烈对比,超过90度的弯腰弓背、向前伸出的脖颈夸张而写实,满脸的酣畅、悠闲,传神地表现了“三径就荒,松菊犹存”的喜悦,表达了其悠然自得、寄情山水的情怀。

作品题出陶渊明《饮酒其五》: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真有意,欲辨已忘言。

正如陶渊明在《归去来兮》中自述:眷然有归欤之情。何则?质性自然,非矫厉所得。饥冻虽切,违己交病。尝从人事,皆口腹自役。于是怅然慷慨,深愧平生之志。犹望一稔,当敛裳宵逝。(译注:在彭泽为官不久,便产生了留恋故园的怀乡感情。为什么?本性任其自然,这是勉强不得的;饥寒虽然来得急迫,但是违背本意去做官,身心都感痛苦。过去为官做事,都是为了吃饭而役使自己。于是惆怅感慨,深深有愧于平生的志愿。只再等上一年,便收拾行装连夜离去。)

终于,“在官八十余日,自免去职”,过起了悠闲自在的躬耕生活。尽管知道乡居农耕生活贫困艰苦,“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悔悟过去为生活所迫而为官,违背意愿痛苦无比,但坚信未来的时日中可以补追曾经迷失的岁月。此时的陶渊明认为自己入迷途还不算远,尚可追悔补救。所以,他特别珍惜和享受回到农园的生活。

因为有了陶渊明的“归去来兮”,有了他的“采菊东篱”。而有了仙都美玉,又有了林镇,也便有了作品所呈现的一刻。

东晋时期的陶渊明,为中国诗坛开辟了新天地,他的田园诗以纯朴自然的语言、高远拔俗的意境,直接影响到唐代田园诗派。在他的田园诗中,随处可见的是他对污浊现实的厌烦和对恬静的田园生活的热爱。在文学创作上,注重对真的理解,既注重历史与生活的真实,更注重思想情感和襟怀抱负的真实,是较完美的艺术真实。同时,他对自然的理解也表现其文学思想的独特性。他不言教化、不事雕凿,注重情感的自由抒发,注重诗文的自然天成,这是一种非常高的境界。然而,无论是提倡艺术真实,还是推崇文学的自然,都是为了酣畅淋离地表现人生。这是陶渊明文学思想的灵魂。

林镇年轻,却对古典人文、人生哲理有着非同一般的认知和理解,他的这件仙都丹玉作品同样表现了文学的真实和艺术的真实,表现了玉雕创作的灵魂。 

仙都丹玉,产自浙江缙云仙都,是当地2011年发现的一块美玉,兼具和田玉之温润,翡翠之硬朗,寿山石之美色,黄龙玉之剔透,色泽纯净,玉质完美,韧性好,适雕刻,是玉石雕刻上好的新品类。观林镇此作,无论是掏堂造型、整体布局还是人物刻画、景致雕琢都采用了具象刻画,不事繁杂的、符号化的雕琢,随玉材而走,没有多余的线条,没有繁缛的雕琢,繁简得当,人物衣着的简约处理,面部神态的虚化描述,路边木篱的略微凌乱,山野小菊的简单热闹,处处于对比中彰显了其尊重个体思想、唯守自然之律、善待世间美玉的创作思想,陶渊明静止的体态、凝聚的神韵与衣角随风起舞的动态相对,静与动的表达亦是作者创作中自然真实、人文真实的充分体现,呈现了一个思想自由、情怀悠悠、技艺卓然的当代玉雕人的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