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985 18期 封面故事 天工人艺巧得“五福五代堂 八征耄念宝”白玉章

18期 封面故事
天工人艺巧得“五福五代堂 八征耄念宝”白玉章
文/金子 图/严建明
      
浙江省玉石雕刻大师严建明作“五福五代堂 八征耄念宝白玉方章” 80*65*65厘米,重约500克
“五福五代堂 八征耄念宝”典出乾隆印
清乾隆皇帝曾分别在自己77、80岁寿辰制作了“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和“八征耄念之宝”玉玺。

“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是乾隆皇帝十分喜爱的印玺之一,经常被钤盖在宫廷收藏的书画作品上。印文中的“五福”出自《尚书?周书?洪范》:“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早在康熙年间,康熙帝曾题“五福堂”赐给雍正,后来又敬摹勒悬之雍和宫、圆明园。

清乾隆御制“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青玉玺

五代:指本人、儿子、孙子、曾孙、玄孙。乾隆四十九年(公元1784年),乾隆帝74岁时得玄孙,五代同堂。乾隆五十二年(公元1787年)77岁的时候,刻制“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在御制文中写道“古稀有七,曾元(因避康熙帝玄烨之讳,改‘玄’为‘元’字)绕膝,适宜题堂,以享其事”(《御制文三集》卷七,《避暑山庄五福五代堂记》),首先在北京紫禁城景福宫增书“五福五代堂之额,以志庆”,反映了乾隆帝得玄孙之后的喜悦心情。而后,又在避暑山庄题“五福五代堂”匾额,悬于山庄东宫卷阿胜境殿,并制《五福五代堂记》存放于此。 

“八征耄念之宝”(亦作“八徵耄念之宝”)是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为纪念在位55年并庆祝80寿辰而特别制作的。“八征”即中国古代思想家列子所称“故、为、得、丧、哀、乐、生、死”,涵括人生一切。乾隆皇帝以“八徵”之准则自警,作为“耄耋之念”,时刻谨记在心,同时又镌刻“自强不息”玺作为“八征耄念之宝”的副章以自警、自律。

清乾隆御制“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青玉玺印面

据不完全统计,乾隆以“八征耄念”为印文的玺印统计有37方,几乎每方印乾隆都亲力亲为。巨型的“八征耄念之宝”玺通常只陈设于宫殿之中,小型的“八征耄念之宝”玺则常用于书画作品。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八征耄念之宝”御宝交龙钮和田青玉玺,是相同印纹玉玺中较大的一方,相当难得,采用新疆和田青玉雕制,交龙钮刻工也极为精细,印面 12.8平方厘米,刻有“八征耄念之宝”六字,彰显出乾隆年间精湛的雕刻艺术水平和独特的艺术风格。这方青玉宝玺在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之际遭受浩劫,流落海外,有记录可查在1970年在巴黎卖过一次。2009年重现苏富比拍卖公司伦敦秋拍,以3,569,250英镑成交。另有一枚白玉“八征耄念之宝”印玺,龙钮镂雕技法娴熟,水平也很高,曾以2,863,750港元成交。

有专家研究,清乾隆青玉“八征耄念之宝”玉玺与“古稀天子之宝”玉玺同是乾隆晚年最爱,常用为书画印玺。在海内外珍存的不少历史名画上,都可看到这两枚玉玺的印迹。

机缘巧合,天工人艺偶得白玉章

封面作品“五福五代堂 八征耄念宝”方章得来有故。

浙江省玉石雕刻大师严建明擅长圆雕、浮雕,尤擅依势造型,适形赋意,充分发掘玉料的凝重感,凸显厚重文化味。其圆雕块面结构强,张弛有力,形象饱满,生动传神,作品大趋势饱满,小姿态圆润。此番创作“五福五代堂 八征耄念宝”方章亦得益于此。

据介绍,作品玉料本带红皮,意欲巧雕,然红皮一侧绺裂难堪,无奈去之,成上圆下方的毛料,再要雕刻动物人物将磨掉许多边边角角,费料可惜。只得搁置待定。

一日观之,忽觉上圆下方形似印章,遂依势造型,造形赋意,将作白玉印章。查阅古之印章,清乾隆帝最爱玉玺,“八征耄念之宝”与“古稀天子之宝”为其晚年珍品,表达子孙同堂之乐和岁入耄耋依然勤勉治国,治印自勉,创作灵感油然而生。

昌达盛世,玉雕人当传扬中国传统,乾隆帝崇尚之“五福”“五代”“八征”“耄念”恰合中华文化传统,应了中国百姓之美好希望,严建明构思了“五福五代堂 八征耄念宝”方章之立意,冥冥之中也将二百多年前一代帝王的人生写照在亘古不变的美玉之上重现。

如此,机缘巧合,一枚融合了传统题材与现代工艺的当代白玉印章作品悄然问世。

方章钮部设计了一大一小两只瑞兽盘旋,侧立面方方正正满布战国饕餮纹,印面刻“五福五代堂,八征耄念宝”,经过精心雕琢,呈现了一幅二兽盘旋呼应,似父子情深喃喃细语,又像父爱子切在深情呼唤的画面,中间的饕餮纹烘托了上方两神兽的神秘威严,气势巍然。该作品充分运用了圆雕和浮雕的雕刻方法。
瑞兽玉质洁白温润,体态灵动有力,静中有动,动中有巧,刻画得十分传神到位,尤其是眼神,脉脉注视前方仿佛与人交流。三兽大小不一,组合而成,就是相亲相爱其乐融融的一家人,暗合印文。寓意吉祥,可为收藏镇宅之佳品。

浙江省玉石雕刻大师严建明作“五福五代堂 八征耄念宝”白玉方章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