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100 10期 人物 周金甫 石缘中的雕刻人生

10期 人物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周金甫 石缘中的雕刻人生
文/张昊  图/周金甫

青田石雕,是中国工艺美术发展历史长廊中的瑰宝,一直都享有着较高的威望和声誉。

青田石雕的发展,离不开一代代石雕艺人的努力和付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周金甫,便是其中一位。作为现代青田石雕艺术的代表人物之一,周金甫和青田石、青田石雕之间有着深厚的情缘。
掌握石性

石头和世界上的万物一样,有它自己的属性。只有熟练掌握了它的特质,才能创作出上乘的石雕作品。

青田石雕大都以青田石为石材。青田石在地质学上称作是“叶蜡石”,是一种耐高温的矿物,且只有是优质的叶蜡石才能用以雕刻,其数量约占总量的不到百分之一。


周金甫最早接触青田石是在15岁的时候。那年,他随父迁居山口镇,拜在石雕名家林苏照门下,学习石雕技艺,天天与石为伴,勤练石雕传统技法。可由于受时代影响,那时无石雕作品可做。两年后,他不得不放下手中所爱的刻刀,回到温州老家下地种田。

这一呆便是七、八年。1984年,25岁的周金甫回到青田,在青田叶蜡石粉加工厂做工人,27岁时升任厂长。此时,周金甫对石头产生了极大兴趣,并真正开始了对石头的研究。每批从山上运来的石材,他都会亲自拿到当时的温州日用陶瓷厂进行化验,深入了解其中的化学成分。如此不断地实践,使周金甫清晰而系统地掌握了叶蜡石石性,熟悉了各种化学成分含量、分布,这为他后来成功的石雕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起了决定性的作用。由此,周金甫也具备了三点超出同行的独特之处:即熟练掌握大多数石材的色彩分布特点,对于表层覆盖之下石材的色彩、品性有了比别人更有把握的判断,这为他的作品能够成功实现创作初衷打下基础,减少失误、修改,降低废料率;同时,由于对叶腊石去皮后化学成分与空气接触所起的色彩变化了然于胸,他的石雕作品谋篇布局高于旁人,色彩利用效果异于常人;且对于叶蜡石色彩变化趋势的良好把握,又使得他的作品具有长盛不衰的妙处。如有的黄金耀品种天长日久之后会越发色泽鲜艳、金黄温润,而有的则会日益暗淡、失去光华,这取决于其所含某些化学成分的多少和雕刻者谋篇布局中这些化学元素与空气接触面积的大小。因此,深有心得的周金甫说:“石头的命运由成分决定。”

1988年,而立之年的周金甫由于对青田石不舍的爱,想要更好地利用开发青田石,在整整辍刀13年之后重新操刀,凭着对当年师傅所授技艺的回忆,用10天时间创作了成年以后的第一件作品:“竹”。作品取材、工艺都很精美,一问世就引起了人们的浓厚兴趣,竞相争购,价格不断攀升,最终以高价被美术公司收购,创造了近十倍的利润。这让周金甫惊呆了,简直是喜从天降!至此,他确立了从事青田石雕的终身志愿,并在同一年自立石雕工作室,名为石馨苑。

作为一位深知青田石“石性”的大师,周金甫本人亦有着被人称颂的大胆、率直的“石性”。如他对于自然万物的深入研究,深谙自然规律,具备了丰富的生活和创作经验,练就了火眼金睛,在担任评委的过程中能够坚持原则、发表独到见解,在创作之外也树立了自己的行业威望和地位。在石雕业一直流传着他的一段话:“大师是什么概念?在行业里面,大师就是一个大的老师,作为大师,要是工艺美术的作者,必须是有高端技艺的人才,才能称之为大师。如果一刀不会,你能不脸红吗?如果一刀不会,仅仅是经营大师。”


岁寒三友

拓宽石境

艺术创作讲究创新性。在周金甫看来,好的石材可遇而不可求,可若要能真正创作出好的石雕作品,还需要雕刻者能够根据石材提出具体、细致、独特的布局构思为基础。

多年来,周金甫并没有满足于已取得的成就和沉湎于对石雕作品的精雕细作,而是通过不断的学习钻研,投入更多的精力到提高作品的意趣、品味上去。因此他的石雕作品所承载的意境内涵深远,有着与众不同的气息。他在1996年首创的“柿子”,谐音“事事如意”,灵感即来源于家里的一棵柿子树,人们喜爱备至,要求创作一模一样的作品,周金甫无法应承,他说“叶无两片相同,石无一对成双”——石雕创作绝无重复,石雕作品讲究“艺术”,每件作品都倾注了作者独特的感悟和感情,是“艺术品”而非“工艺品”,是不可复制的。如他的作品《鸣春》巧用俏色,以红色、黄色、黑色为主要色调,表现了古树的苍劲,突显了梅花的凌寒始开;通过精湛的技艺雕刻出梅花精神,红黄两色的梅花生动传神,有虚有实,使作品充满了生命力,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与艺术魅力。而作品《国色天香》则选用青田名贵石材“封门金玉冻石”为原料,金黄色处做花蕊,玉白色处做叶片,整幅牡丹尽情绽放,形象俏丽,生命与自然的主题发人深省且感慨,既体现了“石不能言最可人”的天然本色,又表现了作者精湛的雕刻技艺和孜孜不断的艺术创新追求。



鸣春


国色天香

同时,艺术创作又是相融相通的。早年在老家下地种田的日子,周金甫虽然干的是农活,却由此积蓄了丰富的农事生产生活经验,为今后的石雕创作进行了沉淀和累积,因而他的石雕作品更经得起生活的检验。如他通过研究农作物自然生长规律,独创了“稻谷”青田石雕题材,这也是青田独特技法“洞法”的代表性表现,至今无人出其右。


稻谷

而同作为中国工艺美术的分支,青田石雕和根雕、玉雕等虽有所不同,前者讲究布局,作品定位须以石头的色彩为基准,因色彩变化而变化;而后者主要讲究构图,在一定的平面和空间范围内,通过不同的艺术手法展示内容,但它们却又是可以相生的。近来,周金甫又在努力学习绘画、雕塑的表现手法,研究黄杨木雕的技法,拓宽作品的表现空间,希望能给欣赏者提供更多的欣赏、品味空间,引发联想。因而他的作品既具有青田石雕的传统技法,又结合写意,达到了“不了之了”的艺术效果,在一定程度上拓展了青田石雕的创作思路。
正是由于周金甫对石性的充分熟悉和掌握,加之熟练扎实的雕刻技法,及数十年来的生活磨练与感受倾注其中,不断创新,使得他的石雕作品每每让人看来,更具表现力和感染力,有着明显的个人特征,“刀迹”独到,外人无法模仿。近年来,他的作品屡屡在各大工美赛事中获得大奖,有着很高的社会价值和市场价值。
延续石情
“有石美如玉、青田天下雄。因材施雕琢,人巧夺天工。”青田之享有盛名,因它创造了灿烂的石雕文化,享有“石雕之乡”的美称。
早前,各地市场上有很多青田石雕的作品,价格昂贵,业内人士透露,这些一般都是从青田当地低价收购的低档产品,低吸高抛,扰乱市场,对青田石雕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这几年来,在有关政府部门的关注和青田当地从业者的努力下,情况逐渐好转。周金甫自豪地说,很多好的石雕作品仍然留存在当地,许多石雕艺术爱好者都慕名前来购买;近两三年来,青田当地也有不少人走出去,在杭州、上海、北京等地开设专卖店,将真正高品质的青田石雕带入人们的视线,这对于整个青田石雕行业的发展来说是有利的。
青田石雕受世人青睐,离不开其载体青田石的名贵。曾有诗人写诗赞青田封门冻石道“阅尽封门亿万春,修成正果赛黄金。女娲遗石今犹在,玉洁冰清似佳人。”而近几年,青田石的开矿点多集中在封门、丹红、周村一代,加之其它来自全球、全国的优质石料集散在青田市场,因而当地的石料储备较为丰富,亦被称之为“石之都”。目前,青田石雕整体发展迅速,截止当下,从事石雕创作、生产、经营的从业人员已共有3万多人,产值达数亿元。作品远销数十个国家和地区,享誉海内外。

作为青田石雕的中坚力量,周金甫时刻关注青田石雕行业的发展和团结。他认为做一个好的石雕艺人应该“德艺双馨”,正如他为自己的工作室取名“石馨苑”一样,主张同行间要相互尊重、相互关心,互相帮助。现在,在青田石雕界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开心班”,就是在他的积极倡导下建立的。“开心班”的宗旨就是为了石雕界的同仁们能够开开心心地生活,开开心心地创作。


樱桃

传承石艺

青田石雕要传承下去,实现可持续健康发展,必须重视后继人才的培养。周金甫从1989年起就开始收徒,培养了众多的石雕人才,其中有省大师、高工中师以上的20多名。他非常理解、宽容、扶持年轻一代,建议他们在追求石雕艺术的市场价值时,还要不断地学习创新,避免达到某一阶段后的眼高手低。
在当地政府部门的重视扶持和石雕界热心人士尤其是周金甫的积极倡导和配合下,青田自2008年起开办了青田石雕艺术学校。石雕学校以夏法起著的《青田石雕技法》为教材,周金甫义务授课,视学校如己出,业余精力都放在这里。他每天都和校长、业界同仁们商量着如何办好学校,让传统文化传承下去;对困难及时商议解决,绝不拖延……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青田石雕艺术学校两年一届,今年已是第三届,运作情况良好。自创办到现在,学校已经培养了100多名学生,分布在众多石雕界省级大师的工作室进行创作。学校在业界也已有了较好的声誉,生源供不应求,为石雕行业的发展奠定了重要的人才基础。而周金甫,是历届学员们口中的“师公”,他自己的儿子如今也是该校的教师之一。今天身为青田县第七届政协委员,第八、九届政协常委的周金甫,依然在为学校的提升奔忙,扩大授课范围、增加授课内容、找老师、编教材……
2009年,石雕艺术学校还专门创办了中专班,特邀全国各地艺术院校的专家、学者和当地石雕大师为具有几年石雕经验的青年骨干授课,帮助他们在高起点上再次实现理论提升,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第一届已经成功毕业,他高兴地表示,今后石雕界的“大师”和高技术人才,基本会在这些骨干中产生。
除了后继人才的培养外,周金甫还特别关注对青田石雕技法的传承,因为这是青田石雕区别于其它石雕作品的基本标志之一。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青田石雕,表现手法形式多样,其中尤以镂雕最具特色。镂雕精细、层次丰富,在石雕山水、花卉作品中尤见明显。石雕作品的层次有赖于精细的镂雕,而精细的镂雕又依靠高超的镂雕技艺。这种技艺主要有放洞镂空和带劲两种,必须依靠相对原始的工具和双手一刀一刀、一个洞一个洞地雕琢出来。周金甫大师恰在其擅长的花卉、动物造型中研究运用这两种技法,并具有独到之处,是这种技法的主要继承人之一。其最新力作《稻谷》便是这种技法在青田石雕界典型的代表作品。
但是随着人们商品化意识的提高、雕刻工具的更新及机械化操作的运用,周金甫很担心传统的技艺刀法会慢慢失传。他正在思忖着要将这些刀法拍摄成相应的短片,永久地保存下来。同时,他也提出,要保留传统工艺,唯有依靠业界的正面引导和借助媒体的宣传力量,让石雕爱好者了解其中的技法价值,才能提高石雕作品的价值,从而真正保护石雕工艺。

周金甫一生钟情于青田石,潜心制作,博取众长,继承创新。现在的青田石雕,在很多像周金甫一样的石雕大师手中得以发扬光大,让我们看到了青田石雕更美好的未来。

周金甫:
男,1959年4月出生于浙江温州。祖籍青田。1974年随父返乡青田石雕发祥地——山口镇,拜名艺人林苏照学艺。1988年,自立石馨苑石雕工作室,1989年,开始收徒,培养了众多的石雕人才,有省大师、高工中师以上的20多名。2004年创办青田石馨苑艺雕厂,前后被评为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和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任青田县第七届政协委员、第八届、第九届政协常委。
周金甫擅长花卉、山水、动物等创作。近年来创作的作品有《高粱》获96浙江中国民间艺术品展评会金奖,《独占金秋》获98浙江明间艺术品展评会金奖,《高风亮节》获1999中国首届国际明间艺术品博览会金奖。2000年《老来俏》获首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兼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银奖,嗣后《生命之源》、《重聚风采》、《独树一帜》分别获第三、四、五届金奖,《知秋》、《再生缘》分别获首届、第二届浙江省工艺美术精品评比精品奖。《心系千家》、《仙山金丹》分别获第二届、第四届中国宝玉石协会中国玉雕、石雕作品“天工奖”金奖。《相依为荣》、《北国之春》、《赤山红松》分别获第四、第五、第六届国际明间手工艺金奖。作品《独占金秋》被中国工艺美术珍宝馆收藏,还有数十件石雕作品被新加坡工业管理大学李加成图书馆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