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848 19期 艺苑 周金甫的大师之家

19期 艺苑
周金甫的大师之家
——记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周金甫的石雕家庭
文 图/毛雪君 周金甫

周金甫大师(中)的全家福 左起:女婿王爱军 大媳妇夏王薇 长子周蒋文 次子周蒋利 夫人陈美妹 二媳妇王琦 女儿周蒋芬 

翻开6000多年来的青田历史,青田石与青田石雕集天地之精华,荟人间万物之灵气,演绎了一段又一段传奇佳话。青田石雕以其石质温润如玉、工艺精湛、历史悠久而闻名于世。青田石雕渗透着侨乡山水的灵气,也传承着文明的成果。一件石雕作品,就是一段历史、一股豪情、一卷传奇,它随着青田人走出国门,写下了青田人闯荡天下的奋斗史。

在青田,有很多石雕工作者,其中也不乏代代传承手艺的石雕世家,但在这些石雕世家当中有一个家庭特别引人注目,这家主人自己是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国家工艺美术大师,他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婿都是浙江省玉石雕刻大师,那就是浙江省第一个“大师之家”——周金甫的“青田石雕大师之家”。

周金甫一手塑造的石雕之家
“作为一名大师,整天说这个行业怎么好,叫别人学,但是如果自己的孩子都不学,就没有多大说服力。”
周金甫大师1974年随父迁居青田石雕发祥地山口学习石雕创作,师从名师林苏照先生。由于他天赋异禀又勤奋好学,对青田石雕事业有着执着的痴迷,如今他已成了青田石雕的中坚力量、领军人物。他的作品在国内各大玉雕石雕作品评比中屡获大奖,在他青田的家中有一座私人博物馆——周金甫石雕艺术馆,整整一层楼摆满了周金甫大师的知名作品,令每个前去参观的人都赞叹不已。周大师的辉煌缘于他对青田石雕从题材到技法刻苦钻研、不断探索创新,他的作品富有生命力和感染力。
在周大师看来,“作为一名大师,整天说这个行业怎么好,叫别人学,但是如果自己的孩子都不学,就没有多大说服力。从业这么多年以来,青田石雕这个行业比其他行业要好一些,现在我们再从头学其他东西,都不是很内行。我自己做这个行业这么多年,有一定经验。所以我让子女从小就开始学这个行业。”
在父亲的有意培养下,周大师的子女们耳濡目染,从小就接触青田石雕,有时是静静观摩父亲雕刻石头,有时是好奇得拿起石头或刻刀敲敲打打。

回忆起儿时接触青田石雕的往事,小周们笑着说:“对我们做石雕来说,从来就没有犹豫过,从小就玩石头,到了初中,寒暑假就雕石头。自小,我们的兴趣爱好就被爸爸引入到青田石雕这个行业上。到了高中,我们能靠石雕赚到零用钱,那种成就感是别人无法体会的。”  

周金甫(中)指导创作 左起:王爱军 周蒋莉 周蒋文

亦父亦师的殷切期望和要求
“我要求儿子有上百件作品,底气就足了,就可以去评省大师了。”
石雕是门高难度的手艺活,绝非一朝一夕就能学艺在身。除了个人天赋和兴趣爱好之外,还需要孜孜不倦地钻研创新和持之以恒地追求理想的精神,才能在长时间的雕刻过程中探索出自己的路子,形成自己的风格。因此周金甫大师多次强调儿子们要对技术有所提升有所追求。

“青田石雕讲究的是镂空,一定要把镂雕技术修炼好,这是青田石雕立足于不败之地的一个原因,而且镂雕技术也是电脑制作无法替代的。现在很多东西都可以用电脑制作,但镂雕是在石头里面雕的,如果仅仅在石头表面做文章,那电脑会跟石雕工作者抢饭吃。但几千年来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镂雕,这是别人抢不了、机器取代不了的绝活。

周金甫作品 稻鱼共荣 红花冻石 38*47cm

 “我喜欢他们搞技术,以创作为主。把技术学好了才是硬道理。技术好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技术不好只会吹牛的人会被人看不起。我的孩子们很勤劳,也静得下心来,这些都不比我差。现在这些荣誉、财富都是我的,他们得靠自己的努力,干出自己的事业。一个国大师,没有自己的艺术馆和博物馆,评来何用?如果他们将来要评国大师,那还需要好好努力,要有自己的特色和代表作。只有业界和市场认可了才可以在这个圈子里发展。我要求儿子有上百件作品的积累,底气才能足,才可以去评省大师。要靠自己的作品去评奖,靠技术去说话。”

周金甫作品 空谷传音 旦洪夹板冻石 54*34cm

在父亲的殷切期望和鞭策下,两个儿子周蒋文、周蒋利和女婿王爱军积累了足够的优秀作品,积极参与各种赛事,并先后在2012年、2014年被授予“浙江省玉石雕刻大师”称号,成为全省第一个“大师之家”。
父心犹见
“我培养他们的是独立和兴趣,给他们的是技术和石头……让孩子去外面多见识多学习,博采众长,这样他们才会比我更出色。”

都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周金甫大师善于在实践中培养子女对石雕行业的兴趣,并特别注重对他们雕刻技术的培养和提升,同时鼓励孩子们走出去学习,博采众长,希望孩子们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女婿王爱军作品 青香 封门青 28*15cm  

“从孩子们小的时候,只要他们能凭着自己的本事赚到一块钱,这块钱就是属于他的了。在他们开始学石雕不到一年的时候,他们就能够凭着手艺赚到够用的零花钱,我就不再给他们零花钱了,他们能赚多少都是属于他们自己的财富。我培养他们的是独立和兴趣,给他们的是技术和石头。”

女婿王爱军作品 白玉金身 夹板冻石 45*26cm 

有人问周大师,自己那么有本事,为什么还把儿子送到其他地方去学技术?周大师说:“我们自己再有本事总是不全面的,我们想要把下一代培养得更加好就应该让孩子去外面多见识多学习,博采众长,这样他们才会比我更出色。” 

长子周蒋文作品 邀君共舞 红花石 40*30cm

大儿子周蒋文从高中毕业就开始学石雕,学了十来年后,就到青田石雕艺术学校当老师。由于当时学校刚刚开办,老师很缺乏,况且工资又很低,有技术的人不愿意去,没技术的人又不能教,所以周大师便让自己儿子去,儿子也二话不说,投身教育事业,直到现在他每星期依然有两节鉴赏课要上。二儿子周蒋利初中毕业便开始学石雕,三年后去中国美院进行了系统的学习,从美院回来后又去张爱廷大师那儿学了一年。女婿也是17岁就开始跟着周大师学习青田石雕,主要学习农作物的雕刻,尤以仿生雕擅长。


长子周蒋文作品 独俏一枝梅 封门红木石 35*27cm 

“掌握了基本要素,我们学起来一帆风顺,但我们在提高的时候总会遇到一些瓶颈,怎么样才能突破?把刀放下,出去走一走,去外面大自然走走,去寻访一些老师,去探讨一些问题。”小周本身也非常重视继续学习,他说,“学校经常会组织我们进行系统性美术理论的学习等。我们去过丽水学院、温州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美院等,参加有组织的行业学习。上课学到的东西不一定马上就能融入进创作中来,要实践和理论相结合,通过学习,慢慢潜移默化地影响到作品。”

次子周蒋莉作品 玉果流韵 红花冻石 29*18cm

小周们的愿望
“让艺术之花在石头上盛开。”

正是由于周大师的言传身教,对他的孩子们来说,从事石雕这个行业,是此生无怨无悔的追求。在渐进的学习过程中,青年一代慢慢意识到石雕文化的博大精深,他们自觉将书法、中国画、名家诗词等融汇起来,展示了中国各个朝代的文化、经济乃至审美观,痴迷于青田石雕。在创作实践中,得益于父辈指导的同时,熟谙青田石雕不画设计图完全凭借立体构思的特殊技艺,因色取材,根据石材的变化而灵活雕琢。每当遭遇瓶颈,小周们都会通过学习、讨教或是出去走走开拓思路等方式去突破,逐渐创作出一件件让青田石雕释放魅力的全新作品。

次子周蒋莉作品 幽香通梦 金玉冻石 18*29cm

小周们还认为,历代艺人用自己的智慧和心血创造了青田石雕艺术的辉煌成就,今天,继承和发展这门传统的民间艺术是新一代石雕人的义务和职责。因此既要继承传统的石雕技艺,又要表现新时代的生活气息与审美观念;既要打破传统的创作模式,赋予古老的题材以崭新的寓意和丰富的内涵,又要推陈出新,把青田石雕艺术的创新推向一个新的高度。只有这样,才能为青田石雕艺术的创新注入活力。在今后将更多地探索题材的多元化、石头品种的多样化,不再局限于四大名石。“青田是个海纳百川的地方,世界各地的材料都可以见到,不管你是欧洲的、亚洲的还是国内的,只要是好料都要去雕,让艺术之花在石头上盛开。”

周金甫作品 千帆过 封门青 28*38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