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835 16期 知道 静与动和玉雕的必然联系

16期 知道

静与动和玉雕的必然联系

文 图/刘忠山 执笔/刘偲 


本人是位普通的玉雕工作者,不敢大论,不敢狂言,只是从艺术的角度浅谈一下,静与动两者之间的相对存在,相互矛盾,相互依托的必然关系。

不动者为静,非静者为动
一、我们先说说“静”
静,我们会用很多词来形容和描述它。例如:停止,不动,永恒,安静等等。
静止,简单说是把一个物体摆放在某空间内,没有任何运动状态。安静,是说在特定的范围内,没有任何声音的传播。就以上的说法,是常人只能用眼、手、耳等身体器官来判断摆放物体及特定的空间范围内所处的静的状态。
二、我们再谈谈“动”
形容动的词可能会更多一些。例:跑跳、飞跃、旋转、刮风、流水、视听、传播等等。运动是一个物体,在特定的空间内自身或借助外力自由的转换,或移动方位的状态。传播是指声音的扩散,情感的传递等。而这种动,从客观角度说是从物理形态上升到意识形态。
玉雕作品可分为摆件、把玩、佩饰等几种类别。把玩和佩饰会随着佩戴和把玩人的运动而动。而摆件却要放在一个特定的空间内,供我们欣赏。在这种情况下,表面看来他是静止的,其实不然。那只是相对静止的,从多个角度来分析、判断,它却是非静而动的。

不动何见静,非静何言动
“动”“静”是凡人的基本概论。然而在科学家、哲学家乃至于艺术家的眼中,静与动的关联是相对的,必然的。也就是说,在一个静止的空间里才能体会到另一个物体的运动。反之,由一个物体的运动才能感觉到此空间的静止。
科学家寻找、发现和求证静与动之间的存在与关系。哲学家则利用静与动的客观存在,来论证它与自然和人类事物的必然联系。艺术家乃根据静与动的相对理论,来制造视觉上的反差。现在我们谈谈静与动在玉石雕刻作品上的运用和表现。
玉石(统称),是文化艺术的一种载体。从八千多年前开始,人类就会利用玉雕独特的艺术语言,以玉石的形式记载每个时期的宗教信仰、民俗文化等历史发展过程。
首先我们来诠释良渚玉文化最具代表性的玉琮,它在地下静静的沉睡了六千多年。当我们发现它,将它请出、展现于世间时,你会感觉到,它是用心灵在呼唤我们和我们交流。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祖先们,用这样的形式向我们诉说六千年前的宗教信仰、民俗文化,再现了当时的生活情景。你看它的外貌是天圆地方,中心通透,那么天与地是怎样的通灵呢?外表的图案说明了一切。是巫师,用他的巫术,将人类的思想与上天交流。这就是当时人类的宗教形式和信仰。
从外观和物理角度看,它扶天撑地静而不动。而在你上升到意识形态理解时,它已经向我们诉说了六千年前的人类所有。我们又有什么理由说其为静止不动呢?祖先们使用了玉石作为载体,运用玉雕这种特别的艺术语言,穿越了六千多年的时空和我们和后来人进行着心灵上的交流碰撞。正因为这种时间流逝,心灵触动,才让我们在时间、语言、心灵上感觉到玉琮之动。

玉雕艺术 静与动的美
随着历史的发展,玉雕这种艺术形式也由单一的表现手法发展到今天的多种表现形式。
古人试用了立体相形圆雕,图案浅雕,抽象的曲线变化等手法来表达他们的信仰和生活中的事物,形成了特殊的文化语言。
如今,随着科技的发达,雕刻设备工具由手动转变为电动,技艺得到了很大发展,同时由于人们审美的提高,表现的艺术手法也随之千变万化去满足人们的要求。为此我们归纳下玉雕的发展过程。
古代的抽象化,象形,圆雕,浅雕;到近代的科学化,具象,立体,浮雕加线雕等;再到现代的多元化,包括了抽象具象,用各种表现手法去制造多维空间,更高一层的运用各种手段制造动感空间和视觉差。
当代的很多玉雕作品,采用各种手法来表现动感。比较多的手法是用河水流淌、风吹草木、服装配饰来表现动感。这种动,我认为是利用潜意识的行为。它使人们在看到后,脑海里本能的浮现出水流、风吹的画面。因此这种动感是利用被动的潜意识。真正让人仰目心惊,感到风随其动的作品是少之甚少。这种视觉盛宴,震撼人心的作品是我们每个玉雕人的梦想和追求。
我现在为读者呈现本人认为动感较强的作品两件。一是为论证静与动在玉雕作品上的实际应用效果。二是讨大家几句批评,这样才能使我们的视觉动感作品更加完善,追求现代玉雕艺术的完美。

作品一:《墨子》(刘忠山,周华)
该作品是选用了透闪石(岫玉的一种)为原料,材质一般,但是在2012年获得了“良渚杯”金奖、“天工奖”铜奖这两个重要比赛的奖项。专业人士都知道,在玉雕比赛中,原料好坏也是决定评比结果的主要条件之一。该作品原料一般,却获得专家认可,最重要的就是其内容与表现手法的说服力。
墨子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军事家和科学家。他奉行和提倡的“兼爱”,至今也是人们追求和向往的大爱。由史至今,只有他,用一个人的能力阻止一场战争,使两国百姓免于战争之苦,这就是我们熟知的墨子披星戴月兼程十日,说楚救宋的壮举——非攻。
玉雕作品《墨子》的作者运用了视觉动感的手法,抓住了故事主人公行走的瞬间,用现代的审美观,在新的视角诠释了这段著名的历史故事。作品的人物形象风格为简练淳朴,头上的斗笠及身披的斗篷看起来已被风扯雨撕,赤足踏地,刚劲有力。他眉目紧锁,发须扬起,这种快步行风的动作既表现出故事中的主人公经历了万里之遥的奔波,又表达了他内心的急切之情。让我们感觉到他顶风而来,顺风而去。虽然在你我眼前瞬间而过,却留下了历史壮举---非攻。

墨子


作品二:《最后的狼群》(刘忠山,周华)
这是2013年完成的作品,造型是一群狂奔之中的狼。为唤起人们关爱动物,保护大自然而创作。创作该作的初衷,首先是想到了社会的大环境,自然与人类共生存的必然关系。在人类无休止破坏自然的恶劣环境中,很多动物已经濒临灭绝。这时需要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帮助动物,保护大自然,保护我们共同生活的家园。
以玉石为载体,要用玉雕这个特殊的艺术语言来表达这样的想法,应该用什么样的表现手法表现这个作品?动。只有奔跑中的一瞬间才能表达动物现今的生存状态和其内心的不安。
奔跑,不能停留,因为没有落脚的空间;飞奔,不能有瞬间的歇息,因为身后的枪声越来越近。这就是作品《最后的狼群》给人的第一感觉。运用动感的表现手法,流畅的线条,让我们仿佛听到了风声,夸张的表情让我们已经感觉到狼群内心的恐慌。所以,飞奔,狂跑成为这件作品的主线和表达方式,动起来是作品思想表现的最好选择。
以上两件作品体现了现代的审美观,并使用了全新的表现手法,让动感在玉雕这门艺术当中尽可能表现出来。
静与动之间是在矛盾中体现,依赖中生存。我们找出许多理由和观点来阐述静与动在玉雕作品中运用的合理性。虽然不敢狂言为论证,但这个特殊的玉雕语言,在艺术的发展过程中,必将起到一个推动的作用。

最后的狼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