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879 17期 话题 奥言谈玉雕的市场和创新

17期 话题
奥言谈玉雕的市场和创新

文/奥岩 图/博观拍卖 编/金惠萍


2014年5月5-6日,由浙江省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举办的“浙江省玉石雕刻大师培训”活动在浙江良渚玉文化园举行,受主办方邀请,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副会长、中国玉雕石雕“天工奖”创始人奥岩先生亲临授课,做了专题讲座《玉雕的市场和创新》,对当前中国玉雕石雕市场条分缕析,指出了诸般问题,表达了良好的建议和愿望。本刊特辑刊登。

奥岩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宝石学硕士,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EMBA硕士,中国国家注册珠宝玉石质量质检师(CGC),中国玉雕石雕“天工奖”创始人,北京博观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时任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副会长兼副秘书长,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玉石分会秘书长。


在全国大行业中,珠宝玉石行业这十几年的发展迅猛,产生了强大的社会影响力,同时也带动了个人收益和个人成长,但目前也存在着一些不足,尤其是发展的后续力量会越来越不足,市场趋向疲软,创新能力与市场需求的矛盾日益突出,为此需要在这快速发展的过程当中,冷静下来思考与分析一下现状,尤其是要思考一些方向性的东西,以确保让这个行业发展有序、后续有力、方向正确。
——奥岩 2014年5月


玉雕作品市场浅析

北京市场:本真——特有的资源消失后的市场
现今的北京市场我称之为“特有的资源消失之后的市场”,意思是特有的资源消失之后所面对的市场就是一个本真的市场。北京是中国的首都,是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这就是他特有的资源,尽管在正常的情况下这一切与我们行业没有直接的关联性,但是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北京特有的社会组成变成了特有的资源,形成了特殊的市场环境,使得北京成为全中国玉石销售最好的市场。这个市场的组成中,有一部分是真正收藏的,有一部分是做投资的,还有更大的一部分是社会族群的需求,那就是礼品需求,尤其在整个社会环境不是特别好的时期,这个需求是巨大的,是拉动整个市场行情的巨大因素。
随着国家政策调控和经济政治背景的变化,这种需求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北京这种特有的环境逐渐消失之后的市场就是一个“本真”的市场,那才是真正的市场需求,这一部分的需求是投资者的需求,是真正的玉石爱好者的需求,是老百姓的需求,而不是很特殊的非正常有序的需求。
现在的北京市场,呈现出的即是其真实的状态,跟前几年相比可谓萧条,市面经营不再火爆,但是生意还是有的,只是市场发生了改变。博观拍卖4月20号在北京五环外做了一场以玉石拍品为主的小型拍卖会,四百多件拍品中有和田玉、翡翠、彩宝首饰、南红、黄龙玉,还有金华玉。四天预展中,会场接待来宾逾1200人,拍卖当天从上午九点多拍到下午七点多,最多的时候有350人参与拍卖,成交额达1400多万。这种状况表明,北京在特定的资源消失之后,并不是没有市场了,而是市场发生了变化,北京逐渐变成以大众消费、投资者消费和收藏为主体的三个方向的市场。对于一个市场的判断,当发生变化的时候要清晰地去看到他真实的存在是哪一部分,把那些泡沫挤掉了之后,剩余的就是最真实的市场。

上海市场:纠结——辉煌的历史与不辉煌的当下
在过去十五年中,上海市场是我们这个行业发展最为迅猛的、最具成效的、最有影响力的市场,是引领了中国玉石市场发展的一支重要力量。这个市场之所以发展良好,首先归结于一支非常好的队伍,这是当今中国玉雕行业的领军级队伍,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们的艺术品创作有非常好的功底,有非常好的创新性,有非常好的市场接受能力。所以说在过去十五年中,上海缔造了非常辉煌的历史。
较之辉煌的历史,现在的上海市场正在走向不辉煌。这有两个方面的影响因素,一个是上海市场本身的变化,一个是上海从业人群的变化,使得上海市场走进了高潮之后的瓶颈期。
首先,现在的市场并不太好,我在2013年12月份曾在上海考察了一个很有名的古玩城,在周六中午12点到下午3点的黄金时间段,我看到只有三分之一店铺开门营业,并且经营人员远多于来访者。其次,上海的商铺由于上海的市场冷清而导致外迁,部分商家往北京、苏州迁移。一个好的市场应该是商家集聚而不是外迁。第三,外地客户对上海市场的评价——贵,导致很多经销商及爱好者转移至苏州等地。我前不久写过一篇《中国玉雕产业基地发展状况浅析》,其中第一篇分析的就是上海,我将上海市场从辉煌的过去走向不辉煌的当下的原因归纳为以下四点:
1、中国总的宏观经济形势发生了变化,影响到了这个行业的发展;
2、相应行业组织不作为,在十五年行业发展过程中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和义务,使得这个行业缺少持续的战斗力;
3、高价屏蔽。上海某些作品的价格变成了上海产品的整体价格,个别大师作品的高价位引发了整个上海产品的屏蔽效应。几个人的现象,抑制了区域市场的发展,不得不引起我们反思:业内人士对于自己价值认定的同时要不要照顾周边、照顾区域的发展。一个区域的发展是综合实力的体现,当然包括了做得好的、做得一般的和做得差的。上海的问题就是高价屏蔽的效应下,人们只看到了木桶的最高板,而没有看到低板块的存在。
4、人才的后续培养严重不足。当下能够支撑上海玉雕天下的都是三十年前上海玉雕工业学校出来的人,像刘忠荣、吴德昇、颜桂明、王平等这一批均是上一时期职业教育的成果,在这一时期过去之后,并没有延续此种教育方式,导致现今的行业发展严重后力不足。
大的市场环境变化、行业协会不作为及乱作为、玉雕作品高价屏蔽、人才失调这四个原因致使上海玉雕行业发展遭遇瓶颈。市场反应和队伍成长状态构成了上海市场纠结于非常辉煌的过去跟不太辉煌的当下之间。

扬州市场:寒冬——真正市场经济下的市场
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中国最大的社会变革是经济模式的变革,逐步从计划经济走向了市场经济。尤其是改革开放三十年间,人们从完全的计划经济体系中逐渐演变成为以市场经济体系为生存、为变化的状态上。但是扬州市场的现状却是处于“寒冬”时期,因为他们正面临“真正的市场经济”。
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在全国人民都走向市场化经济的大潮中,扬州的玉器行业并未完全走向市场,仍然在计划经济体制下维持着整个行业的发展。当扬州的行业发展到了计划经济无力再支撑的时候,势必面临真正的市场,而真正的市场给出的现实却是冷酷的。扬州市场的从业结构、出产作品以及从业人员的心态都存在问题,他们所面临的困境,是如何在真正的市场经济下的生存与发展,而要想重新得以生存、发展,就一定要走进真正的市场。
扬州今天的状况,与扬州工艺美术行业体系的存在不无关系。在某一特定时期内,由某一计划经济体支撑区域行业发展是好的,但是也为日后的发展埋下隐患。扬州的玉雕行业在苏州、上海进行完全市场化竞争发展的时候,仍然按照计划经济模式滞步不前,没有在扬州境内形成强有力的市场竞争能力,以及整个行业的全员发展,因此错过了市场能力发育的黄金时期,错失了在过去二十年同等市场经济条件下发展的机会,所以,在上海、苏州玉雕行业发展迅猛的同时,扬州却并未完全走进市场化,虽然也有一些工作室成立,但在过去十年里仍然没有真正进入市场序列。现今的扬州玉雕行业就是市场经济下市场的真实表现,唯有熬得过这个冬天才能迎来春天。
扬州玉雕行业的市场中也出现了人才断层问题。老一代的玉雕人支撑起扬州当代玉雕行业的辉煌之后,新一代玉雕从业人员划分为“官方的”和“民间的”,并且发展失衡:“民间的”在全国露头的机会非常少,虽然近年来在中宝协的引导下蹒跚前行,但是扬州反映出来的还是市场发展总体欠佳,人才建设薄弱。

苏州市场:“复苏”——行业的繁荣是否真的是市场的复苏
苏州是行业内近七、八年间成长最快的区域,这得益于其历史传承、区域文化背景和良好的成长环境,苏州优渥的人文氛围、行业氛围和地理环境、物质基础吸引了大量的外地玉雕人才来此长期发展。苏州玉雕行业这几年一直平稳发展,去年(2013年)年底在平稳基础上突然有点快速发展,这一点主要体现在十全街上人群集聚、商家集聚。2013年底至2014年5月,十全街中几百米的街道新增了70-80家玉雕工作室和商家, 在2014年4月中旬我曾走访了其中的25家,约占十全街上的商家的1/4,因此估算当时整条街道应该有100家左右的工作室及商铺。这些工作室及商铺一部分是从苏州其他市场搬过来的,一部分是苏州原有工作室设的分支机构,还有一部分是从上海、北京、安徽、新疆、扬州、徐州等地聚拢而来。由此,十全街积聚了全国各地的商家,促成了苏州玉雕行业的繁荣。但是行业的繁荣是否等于市场的繁荣?根据市场调查,就房租而言,该地段在2013年时,150平米的店铺年租平均为7万,现在已涨至年均30万;而就产品总量而言,并没有这么大的出口。因此,十全街现在处于开店热潮,却并不是真正的市场复苏。在苏州的几个玉石作品集散地中,园林路积聚的是成熟的工作室,整体经营状态比去年好得多,但是产品却不太畅销;相王弄以具有成长性的的工作室为主,数量众多,在其周边分布着不下一两千家玉器作坊,以中低端玉器的经销为主流,除此之外还有观前街市场,零售为主,目前生意清淡;而光复等地的市场可以用冷清形容;(编者注:本句引自《中国玉雕产业基地发展状况浅析(二)——苏州篇》)再看十全街玉器城,卖原料的二楼水泄不通,可以说明行业的繁荣,但是成品市场却显得冷清,却是说明市场并不繁荣。因此行业繁荣了,市场是否真正繁荣呢?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河南市场:挣扎——虽然不太挣钱,但还是得靠此挣钱
河南市场处在真实的“挣扎”状态。河南的市场集中于镇平市场,镇平全县110万人口中,有30万人从事玉石产业,这里是全中国最大的玉石原料集散地。根据市场调查,我们得出了河南市场“几多一少”的结论:从业人员多、市场数量多、货品总量多、货品品种多、精品少。虽然2014年形势较2013年有所好转,但从业者普遍反映经营困难,基本靠微利走量。原因在于:市场需求一般,原料供给欠佳。主要体现在碧玉和白玉上:碧玉依托俄罗斯进口,但2013年12月至2014年5月,正常口岸基本没有进口,同时俄罗斯的白玉供应也出了问题。整个市场靠青海玉和贵州、广西发现的一部分软玉支撑,还有大量杂七杂八的玉石。市场存在但并不繁荣,行业在“挣扎”。纵观河南玉石市场虽然不是太好,但对于30万从众来说,到目前很难找到更好的生存之道,做玉石生意虽然不太挣钱,但毕竟仍可盈利,因此广大从业者依旧靠此谋生。

新疆市场:动荡——市场取决于社会秩序
市场决定于社会秩序。新疆市场应属于旅游经济,市场80%-90%依托外地游客支撑,而新疆旅游人群的多少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会秩序,一旦社会秩序平稳,市场自然就好。而处于动荡之中的市场,很难保有平稳的市场增长。另外,新疆没有完全发挥玉石资源的优势,整个市场缺少统一的规划与协作,未能将新疆和田玉的优势资源统筹到一个统一的平台上。

广东市场:灵动——成熟市场环境下的市场
广东市场成熟度高,市场转型、转轨快,更好的体现了市场经济下的引导作用。在广东市场中,往往表现出“短平快”的特点,即什么好卖卖什么,产品更新很快,往往几个月就会出现新的品种,比如南红在广东市场的迅速“窜红”。广东市场在灵动中体现了市场的现实,但另一方面却缺少玉雕文化的体系,缺乏高素质人才的建设,表现为市场需求往往局限于当地审美趋同,从而没有形成极具特色的、广泛认同的艺术风格。以揭阳为例,在此市场中,除翡翠之外还有白玉,并且只做俄料,以至广东人以为白玉只有俄料。总体而言,广东市场是一个成熟市场下的市场反映。

浙江市场:跛脚——不平衡的市场亟待建设
浙江的行业发展有可圈可点的地方,有“两块石头”,又有新的金华玉、良渚产业园等等,我的感觉是:浙江市场发展并不平衡;行业发展跟地区经济总量、发展状况不对应。
“两块石头”:这两块石是青田石和昌化石。青田石的发展问题是“走不出去”,全国市场上十之八九不知道青田石怎么样,比如北京就很少有人知道。青田28万人口分布于世界各地,人走得出国门,青田石却走不出省门,足以见得青田石在发展上的视野不够宽阔,行业的发展意识太弱。唯有提升到更高、更全局的认知,才有利于行业发展。不同于青田石,昌化石在昌化国石城建成后狠下功夫推广,使得鸡血石在全国的知名度比青田石要高,但是也有几个问题,其中人才问题比较突出,雕刻在技艺突破上一直是最大的障碍。在这个障碍之下,石材天然物质的美丽要大过于后期人工雕琢的痕迹。
金华玉这个品种在短短的两三年间得以迅速成长,更多的是得益于外援。在本地力量不甚强大的情况下有能力引进外援,会对新品种的成长提供良好的助力。在工艺雕刻上引用、借用外部的力量,使得这块美丽的石头有非常好的表现,这是一个正确的路线和捷径。这两三年里我看到了一些非常好的作品出现,并通过这些好的作品对这一品种形成了认知。我们也希望行业组织发挥更大的力量,可以带着这支队伍走向更大的市场。
良渚产业园经过五年的发展,确实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但是良渚产业园的发展方向值得好好思量,如何做好产业是其需要解决的问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