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343 清王朝的首饰风俗特征

清王朝的首饰风俗特征

/张继宗


风俗,凡由于自然环境条件不同而引发形成的习尚,称之为“风”;而由于社会环境时代变迁不同而导致形成的习尚,则称之为“俗”。清王朝的风俗习尚,其文化与社会存在内涵十分丰富,其外延与传播甚为广阔。清王朝以少数民族入主中原,其对民族关系、民族事务给予特殊注意,其较为成功的民族政策,使清王朝对中国的边疆地区得以施行远较以往任何朝代有效的行政策略,中国境内形成了基础坚实的以汉、满、蒙、回、藏为主要成分的空前的民族大联合。

满清一代既未发生过宗室之乱,也未出现过宦官干政。这正是宗法专制政治高度成熟的表征。政治上皇权专制的强化,毋庸置疑地影响了清代文化的面貌。在这一种新的政治、经济、文化格局下,中国风俗曲折回环地发展着自己生命的历程。

清代(1644——1911)既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亦是由封建社会向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转变的近代社会的开端。在这一历史时期,封建专制集权空前强化,社会经济的发展也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封建文化更臻繁荣。1840年(清道光二十年)鸦片战争以后,在西方资本主义列强势力的侵略下,中国逐步沦为半殖民半封建国家,人们的社会生活领域出现了新的变化。清代后期(1840——1911),既是中国封建社会巨变的一个重要历史阶段,又是社会转型与风俗习尚随之进行演变的历史转折时期。西方资本主义风俗文化的传播和中国近代工业、商业、交通业的渐次发展,使长江中下游及东南沿海等处得风气之先的地方,人们的衣、食、住、行、乐率先发生着变化,社会风俗因而随之变化。

清代后期服装及配饰文化风俗趋变的内容主要体现在如下三个方面:一是对清代前期及传统服饰风俗进行改造扬弃;二是满汉服饰文化风俗的相互影响、交流和补充;三是吸收融合西方外来服饰文化风俗的有机成分,发展完善传统服饰风尚,使服饰文化风俗的改进和社会的文明进步相一致。具有时代性特征,表现出封闭性、多元性、变异性、融汇性、区域性及时尚性等特征。

首饰是一种体现民族风俗的物质载体,是人类追求自然审美的基本展示。在社会风俗的多元性、变异性、融汇性、时尚性等特征的影响下,清代首饰承前荣后,奇葩争嫣纷彩。

“一簪一珥,相伴一生”。此二物者,做工精善,骨角耐观,制之佳者,与犀贝无异。头簪之原意,为“连缀,因戴冠于发而得名”。清朝贵族女子“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驱”,喜以满头珠翠为荣耀。清宫女子发簪,最精美的有:翠嵌珠宝头簪、银嵌翠蝴、银镀金嵌珠宝点翠花簪、铜镀金点翠珠宝簪等。发簪之制作工艺,极为复杂,先用金银制成特形之簪架,簪架周围高出一圈,中间凹陷部分粘贴羽毛,古称“点翠”。再配上“金边”,嵌翡翠、珍珠、碧玺、珊瑚、珠宝等珍料。

满族女子传统习俗,为“一耳戴三饰”。随后有人学汉族女子,一耳一饰。清代遗留下来之耳饰,可分两类,即耳环与耳坠,这些耳饰,制作颇为精美。

点翠嵌珊瑚珠发簪

耳环,民妇喜用之耳饰之一。“好穿耳,带以耳环,自古有之,乃赌者之事”,其后则为“妇女之普通耳饰矣”。清代“苗女(贵州苗族妇女)之耳饰,大如钧,下垂至肩。富者多饰以珠贝,累累如璎珞”。

清银镀金点翠嵌珠料如意耳坠

扳指,为手上之饰物。亦作搬指,又作掷指、班指,以象牙、晶玉为之,著于右手之大指,即古所谓韘。扳指原为用来保护手指的,至清朝遂成制作精美之饰品。

清扳指

金指甲,“妇女施之于指以为饰,欲其指之纤如春葱也,自大指外皆有之。有用银者,古时弹筝所用之银甲也。又有用银而加以珐琅者”。

金指甲

指环,“以贵金属或宝石制之,约之于指,以为美观。初惟左手之第三、第四两指,后则惟所欲矣。亦谓之戒指”。清后期则作为“订婚之纪念品,则欧风所渐也”。

臂镯与足钏。臂镯又称臂环、臂钏,“古男女通用,今以(指清代)妇女用之者为多,有金翡翠、白玉镶嵌金刚钻、珠宝各种”。足钏,又称足镯,清代广东妇女多用之。“足之有钏,闽粤之男女为多,以银为之。男长大,则御之,女非嫁后未产子不除也,而缠足者则无。”

清金嵌珠镯

清金嵌珊瑚珠翠镯

“扁方”,为满族女子梳旗头时,所插饰之特殊大簪,均作扁平一字形。晚清宫廷梳“达拉翅”,所用扁方长达二寸。清宫翡翠扁方,碧绿如水,上嵌金银、碧空寿字、团花、蝙蝠等吉祥图案。清代后妃所戴扁方,质地有金银、玉翠、玳瑁、伽楠香、檀香木、珍珠、宝石等。其制作之精细,为天下之罕见。

晚清宫廷“达拉翅”所用扁方

清“福”纹银质扁方

手串,为清代饰物。或戴腕中,或持手内,乃“佛珠串”演化而成。用于把玩和悦心,满族贵族女子,常以此打发时光,聊以解闷。手串质地有玉翠、水晶、珊瑚、沉香木、碧玺、金珀等。如碧玺手串,乃由十八颗翠珠、两颗碧玺串成,与碧玺佛头相连,下串钻石、红宝石、珍珠、结牌等饰物。可戴在手腕上,亦可掛于衣襟纽扣上。

清迦南木嵌金、珠团寿手串  清粉碧玺手串

清红宝石手串、迦南木手串、黄碧玺手串、珊瑚间翠玉手串

清雕果核八仙手串、清青金石手串

方胜,是清代妇女的头饰。方胜纹系汉族传统寓意纹样,是由两个菱形压角相叠组成的图案或纹样。胜原为古代汉族神话中“西王母”所戴的发饰。胜本是首饰品,由斜方形成的叫方胜。明清以来成为吉祥图案中常见的纹饰之一。

清银鎏金点翠方胜双层饰

象生花、鲜花作饰物,是清代妇女追求的一种时尚。清初李渔称:“近日吴门所制象生花,穷精极巧,与树头摘下者无异,纯用通草,每朵不过数文,可备月余之用”。“吴门所制之花,花象生而叶不象生,户户皆然”。“玫瑰,花之最香者也,而色太艳,止宜压在髻下,暗受其香,勿使花形全露,全露则类村妆,以村妇非红不爱也”。“花中之茉莉,舍插鬓之外,一无所用”,“珠兰之妙,十倍茉莉。”清代妇人,簪珥、象生花之外,所当饰鬓者,莫妙于时花数朵。“富贵之家如得丽人,则当遍访名花,植于阃内,使之旦夕相亲”,“寒李之家,如得美妇,屋旁稍有隙地,亦当种树栽花,以备点缀云鬓之用”,“晨起簪花,听其自择,喜红则红,爱紫则紫”。

至于其他饰物,如钿花、步摇等或以金属制成,或嵌有多种珠宝。制作工艺,丝毫不逊现代。清宫若般女子饰物如是争妍,民间小家碧玉、娼妓、名优、闺秀、贵妇、妻妾、侍女亦饰物种种,工艺犹嘉,几欲比之,堪可称是。

明末清初,李渔专著《闲情偶寄》,曰:“簪头取象于物,如龙头、凤头、如意头、兰花头之类是也。但宜结实自然,宜与发相依附”,“饰耳之环,愈小愈佳,或珠一粒,或金银一点,此家常佩戴之物,俗名‘丁香’,肖其形也。既当约小其形,复宜精雅其制”。李渔提出了凡事要顺从“物性”的主张。所谓物性,即事物的本性。他在《闲情偶寄》中说:“妇人之衣,不贵精而贵洁,不贵丽而贵雅,不贵与家相称,而贵与貌相宜。”这一道理即使在今天也很有可供借鉴之处。

 

 

 

参考资料:

1、《闲情偶寄》李渔(清)著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0年5月第1版;

2、《中国风俗通史》(清代卷)林永匡、袁立泽著上海文艺出版社 2001年11月第1版;

3、《闻香识玉》(中国古代闺房脂粉文化演变)知缘村著上海三联书店 2008年6月第1版;

4、《中华文化史》(第3版)冯天瑜、何晓明、周积明著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0年5月第3版;

5、《中国妇女通史》(清代卷)陈高华、童芍素主编杭州出版社 2010年11月第1版;

6、《珠翠光华》(中国首饰图史)黄能馥、苏婷婷著中华书局 2010年7月北京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