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551 纵横捭阖的金西夏璀璨饰品

纵横捭阖的金西夏璀璨饰品
文 图/张继宗

宋代文化中民族主义的高扬并不只是冲突与对峙,也企盼着平等与和睦,包含着北方民族融会与交流。10世纪初至13世纪上半叶,是中华各民族迭起争相建立政权的时期,除汉族、契丹外,主要有党项、女真等民族。党项族以甘肃、宁夏、陕北一带为基地,在11世纪建立西夏国。12世纪初,女真族崛起,创建大金国,并迅速灭辽亡北宋,成为与南宋划淮河而治的一个王朝。党项族则以甘肃、宁夏、陕北一带为基地,在11世纪建立西夏国。

金代是公元12世纪初以女真族为统治民族建立的王朝。女真的先辈可以上溯到先秦时期的肃慎。肃慎,又称息慎、稷慎,是东北地区见诸文献记载的最古老的民族。其后裔,两汉时期称挹娄,北魏时称勿吉,隋唐时称靺鞨,其中以粟末、黑水两部最为强大。公元698年,以粟末靺鞨为主体建立渤海国,926年被辽国所灭。12世纪初,由于女真社会自身发展的需要和女真不堪契丹人的统治压迫,阿骨打揭开了反辽斗争的序幕。天庆五年(1115年),阿骨打在金哈尔滨阿城称帝,是为金太祖,国号大金。金灭辽后,便集中兵力,进攻宋朝。
金朝从建国到灭亡,凡历九帝,存在120年。金朝的民族,除女真外,还有契丹、奚、渤海、汉族等。金朝疆域在其最强大时,北起外兴安岭,难与宋朝接界(西起大散关,南沿淮河一线,东频大海,西与西夏为邻),其版图约当时南宋两倍。
据徐梦莘《三朝北望会编》政宣上帙三载:女真“妇人辫发盘髻,男子辫发垂后,耳垂金环,留脑后发,以色丝系之,富者以珠玉为饰”。
首饰被指在头上的装饰品,又泛指发饰、耳环、项链、戒指、手镯等。女真男女爱用首饰,妇女多佩戴首饰。老年妇女“以皂纱笼髻如巾状,散缀玉钿于上”,称为“玉逍遥”,这本是辽人头饰,为金人袭用,男子也“耳垂金银”。金朝规定,“妇女首饰,不许用珠翠钿子等物,翠毛除许装饰花环冠子,余外并禁”。

在黑龙江绥滨中兴,永生金代墓中出土许多金代的首饰。有银钏、银簪、银钗、银耳坠、金指环、金列鞢等,还有铜、铁、石、高岭土为原料做成的首饰。在阿城巨源齐国王墓发现的首饰、佩饰尤为丰富、精美。男墓主首饰、佩饰有:青玉镂空衔莲天鹅、玳瑁簪、金耳坠、玉柄佩刀、佩巾、香囊、丝绳编结腰佩、荷包(囊)、象牙梳、金握手等。女墓主有镂雕双凤青玉佩饰(即与逍遥),竹节形八角金环、金钿、项饰、腰饰等。此外,在长春市附近的完颜娄室墓发现有结纽状金花饰、鎏金环、金钏、鎏金笄、宝石金钳、胡桃形石饰等。

金代的凤鸟形金簪

金朝服饰制度与风尚是随着金代社会发展逐步复杂的。早期社会生产落后,女真族以渔猎、畜牧为生,生活简约,服饰朴素,材质以皮、石、骨为生。官民服饰区别不大,贫富者穿戴不受等级限制。随着社会的发展,由俭入奢成为金代服饰发展的趋势。尤其在汉族等服饰制度的影响之下,金代服饰等级制度也逐步建立起来。于是服饰的等级也随之强化。
首饰是女真妇女喜好的饰品。早在金朝建立之前,女真人就有佩戴首饰的习俗。首饰以珍珠和金制饰品为贵。虽然当时还未有妇女戴首饰的等级规定,但是庶民是无能力佩戴贵重的珍珠、金银制品的。因此,当时有“金银乃垂细之物,多出富有之家”的说法。

女真妇女的首饰材料大多就地取材。当时女真人获得珍珠非常艰辛。正因为珍珠难觅和珍贵,辽朝的契丹统治者向女真索要贡品的首位是珍珠和海东青鹰。除珍珠之外,女真人居地有较为丰富的金属矿藏。由于女真人掌握了开采矿产和冶炼技术,这为加工金属首饰制品提供了条件。近年,黑龙江阿城五道岭一带发现金代早期的冶铁遗址。同时,黑龙江地区还出土了一些用金、银、、铜、铁制作的首饰实物,有簪、钏、钗、耳环、指环等。南宋初,宋臣洪皓使金,见有“以金相瑟瑟为首饰,如钗头形,而曲一二寸,如古之笄形”。可见,金朝妇女喜欢佩戴金属饰品。

金代妇女塑像

金朝妇女对玉质饰物也情有独钟。皇后冠服中有“玉簪”、“玉佩”、“玉璜、“半月坠子”等。老年妇女发髻上喜欢戴的“玉逍遥”,就是“散缀玉钿于上”。金代西京大同生产玛瑙,每年向京城“贡玛瑙环子、玛瑙数珠”等,还生产“碾玉砂”,用以磨制玉制首饰及器具。近年黑龙江地区和北京地区出土一批金代玉簪和玉饰等首饰,其玉质、造型和雕刻技术都达到很高的水平。如1974年北京房心县长沟金代石棺墓出土的一对白玉孔雀形簪,簪上部雕一直缩头弯颈孔雀,高冠、尖啄、展双翅、足下延伸一弯曲的头簪,供妇女插发簪。同一墓葬出土的还有多种通体镂空雕刻,形态逼真的花卉、竹枝、鸟禽等首饰,其中有白玉缠枝竹节佩、青白玉折枝花形饰、青白玉双鹤衔灵芝佩、青白玉折枝花卉纹佩、白玉六瓣花形环等。1980年北京丰台区金墓出土青玉龟巢荷叶佩、白玉绶带鸟形衔花佩等。1983年黑龙江哈尔滨香坊金代墓葬出土贡玉凤纹佩等。出土与待世的首饰中还发现石制、陶制品。河南武陟县小董村金墓出土的砖雕,其中雕有几个带耳环、耳坠的妇女。
金朝贵族妇女对化妆极为讲究。相反,农村妇女美容则很简单,“随分坡田罢,还簪野草花”。干完农活后,头上抒上几朵野花,自得其乐。
11世纪初期,中国西北部地区出现了一个有重要影响的封建王朝——大夏王朝。大夏王朝,因其位于宋朝的西部,史称西夏。西夏前后共历十个皇帝,享国190年,前朝与北宋、辽朝对峙,后期与南宋、金朝鼎足,在中国古时期形成新“三国”局面。近邻有回鹘、吐蕃政权,使各王朝间的关系更加复杂、微妙。
西夏首都兴庆府,后改名中兴府,主体民族是党项、羌。
中唐以后,大部分党项人逐渐内徙到今甘肃东部、宁夏和陕西北部一带,在新的地区繁衍生息。元昊时期,实力渐趋雄厚,建立大夏王朝的条件日趋成熟。下秃法令,突出民族风习;创制文字,翻译经典;还仿中原制度,建立农制;完善首府,升兴州为兴庆府;大力整顿军旅,在境内分设监军司。
西夏进入晚期,内忧外患加剧,开始走下坡路。这时蒙古已崛起于漠北,并不断侵略西夏。30多年中,皇权不固,先后五易帝位;蒙古六次入侵。夏宝义元年(1227年)蒙古大军在已经攻占了西夏的黑水城等重要城市的基础上,进围中兴府。末帝睍回天乏力,力屈请降,束手被擒,旋即被杀。雄踞西北地区的西夏王朝终告灭亡。

西夏女人的发式和冠饰记载较少。元人马祖常作《河西歌》中说:“贺兰山下河西地,女郎十八梳高髻。”西夏女子流行梳高髻,尤其西夏贵族女子大多梳高髻,并戴名种冠饰,另有近似于回鹘女子的冠饰。如莫高窟第409窟东壁门北的两身西夏后妃供养像,均头梳高髻,戴镂刻朵云纹、凤凰纹的金属片冠饰,以鬓发拢掩两侧,两鬓插满簪、钗和其他饰物,耳环、耳坠直垂双肩。有些贵族妇女戴名种毡冠。如榆林窟第2窟一女供养人戴一桃花形毡冠,并有簪、钗、步摇等饰物,余发垂背。莫高窟第148窟两女供养人,左面一人戴如意形冠,右面一人戴花冠,两络鬓发垂胸前,余发垂背,发上也插簪、钗、戴耳环、耳坠。

西夏彩绘泥塑供养人像

西夏佚名《西夏王妃供养图》

西夏贵族、官员家眷以及较富有人家女子的发式、冠饰,大多很具有西夏女子装束的特色。西夏平民女子及侍女大都梳高髻,但髻上无任何饰物,有的仅簪一朵花。
从西夏文《观音经》插图中可见当时的女人戴耳环、耳坠,但不论是冠还是饰物,都是西夏女子很有特色的装束。同时,西夏女子另有近似于回鹘女子冠饰的。与新疆柏孜克里克石窟壁画中的回鹘公主冠饰相似。
西夏女子冠饰也有与中原王朝汉族相似的。如《西夏译经》图中皇太后身后的侍女,则戴幞巾,与唐宋女子冠饰、发式无异。《番汉合时掌中珠》记载了不少妇女佩饰的词语。如耳上戴的耳坠、手上戴的腕钏,头上插的钗箅。西夏文《碎金》记载:“搅海寻珊瑚,选择串璎珞。钿珠玉耳环,钗箅簪腕钏。金银珍宝多,价高库进出。”反映了西夏的妇女佩饰也是很丰富的。在西夏文献中,提到女子服饰的有关名词中,不少是有关头饰和佩饰的,如簪钗、箅子、珍珠、璎珞、碧钿、篦梳、耳环、耳坠、玛瑙、珊瑚等。其中除一般平民妇女可戴用外,一些贵重饰品只有贵族妇女才能使用。
西夏的男人和女人都可以有佩饰,佩饰和化妆虽然不是女人的专利,但是女人对佩饰和化妆情有独钟。内蒙古自治区临河县高油房西夏城址出土了金质桃形饰体,条形饰片,制作精细。西夏陵园也发现葡萄纹金饰、花瓣型金饰、鎏金银饰等,也是饰品中的精品。高油房西夏城址出土有一对透雕纯金耳坠,长4.2厘米,正面有佛像,呈结跏趺坐,双手合十,佛像两侧各站立一协侍菩萨,上下两端有花朵,花蕊中心有孔,原装饰宝石已脱落,寸余之间,内涵丰富,工艺水平很高。黑水城出土有一件项链,由打磨成橄榄状的宝石,珊瑚、玻璃珠和黑白条纹的石珠护身符串联而成,明暗相间,色彩斑斓,有很强的装饰效果。

西夏遗址出土的金耳坠

参考资料:
1.《中国民族史》武汉大学出版社 王钟翰主编 2012年5月第一版
2.《中国风俗通史》(辽金西夏卷)上海文艺出版社 宋德全 史金波著 2001年11月第一版
3.《中国古代服装研究》上海世纪出版集团 沈从文编著 2005年4月第一版
4.《辽金西夏衣食住行》中华书局 宋德全著 2013年4月第11次印刷
4.《中国妇女通史》(辽金西夏卷)杭州出版社 张国庆 韩志远 史金波著 2011年4月第一版